“中国孟菲斯”郑州or西安?

11月23日,国务院《关于支持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化改革创新若干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正式发布。当天,自贸君已经第一时间进行了详细解读。(新闻回顾:今天都在关注的“53条”,有哪些亮点?)

不过,在自贸君看来,《通知》中还有很多亮点值得单独拎出来谈——比如对很多人来说都稍显陌生的“第五航权”。

《通知》提出,在对外航权谈判中支持郑州机场、西安机场利用第五航权。具体内容为:

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允许外国航空公司承载经郑州、西安至第三国的客货业务,积极向国外航空公司推荐并引导申请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外航空公司执飞郑州机场、西安机场。此外,还将“进一步加大对西安航空物流发展的支持力度”。

有趣的是,自贸君注意到,无论郑州还是西安,都曾提出过要打造“中国孟菲斯”。而孟菲斯,正是美国中南部以航空物流闻名世界的城市。

业界普遍认为,第五航权开放将提升机场中转地位,为机场提供充足客货流量,有利于区域经济发展。对郑州和西安而言,这无疑将为差异化发展航空物流带来巨大利好。但问题在于,城市地理区位、资源禀赋不同,如何才能利用自身优势,走好差异化之路?

航权,一般指国际航空运输中的过境权利和运输业务权利。其概念起源于1944年“芝加哥会议”《国际航班过境协定》和《国际航空运输协定》,亦称之为“空中自由”权。具体而言,分为领空飞越权、技术经停权、目的地下客权等九种权利。

第五航权,即九种权利中的第五种,指“中间点权或延远权”。简单讲,就是指国外航司可开通经本国至第三国航线的权利。

有分析称,第五航权的开放多以货运权限为主。因其相当于允许他国飞机可获得本国与第三国之间的航线货源,因此又被业界誉为“最具有经济实质意义”的航权。

2003年,我国首次对外国航空公司开放第五航权。当年,海南省试点开放第三、四、五航权;厦门和南京试点扩大货运第五航权开放。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北京、上海、广州、烟台、武汉、厦门、海口、天津、南京、银川、郑州、哈尔滨、满洲里、鄂尔多斯等多地,都已试水开放第五航权。

与此同时,还有更多城市正大力争取开放第五航权。比如,早在2016年,重庆就曾因欲向新加坡开放“第五航权”而备受关注。去年,深圳亦提出,要聚焦亚太地区重要航空枢纽门户建设,积极争取第五航权。

中国民航大学党委副书记、中国民航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智库)教授于剑认为,通过第三、第四航权实现的“点对点”对飞,航空运输效率不高。

我国应推动参与国相互许可开放双边协定通常保留的第五航权,有利于实现航空运输串点成线,从而在沿线经停点上下客货,提高载运率。

不过,第五航权落地并不简单——它需要三国民航局谈判,同时还要吸引国外航空公司来飞。

总体来看,目前国内机场第五航权使用相对较少,而且以货运航线为主,客运航线很少。而此次官方“背书”,对两地发展航空物流无疑是一针“强心剂”。

河南省宏观经济研究院院长张长星认为,第五航权将极大提高郑州机场货运量与竞争力,带动航空关联产业发展。而在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教授冯宗宪看来,对于内陆自贸试验区而言,通过发展航空业,将有助于提升航空枢纽地位。

就郑州而言,其航空物流发展思路一直非常明确,就是“货运为先,以货带客”。2015年5月19日,在国家民航局对“郑州-卢森堡”货运双枢纽战略支持下,郑州机场首开第五航权航线。

之后,郑州又大力吸引物流相关企业。目前,全球排名前10位的货代企业,已有9家入驻郑州。

整体来看,郑州机场去年货邮吞吐量在全球居第53位;机场航空货运力、全货机航线数量、航班量等均居全国第五位。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7年,郑州机场货运业务年均增速全国第一。2017年,《郑州市人民政府加快建设现代国际物流中心的实施意见》发布,进一步明确将大力发展物流产业,打造现代化国际物流中心城市。

在中部地区,郑州机场可以说已确立货运优势地位,此次《通知》称得上是“锦上添花”;相较而言,西安被“点名”,则更像是对已按下发展加速键的后起之秀“顺水推舟”。

事实上,从前年开始,“剁手族”们熟悉的快递物流企业,开始纷纷在西安布局。

2016年9月,圆通先行布局,计划在陕西投资建设西北地区的快递转运中心和航空基地;次年2月,中通在陕西建立投资总额达5亿元的西北电商物流产业园;几乎同时,京东集团也与陕西达成协议,将合力打造全球第一个低空无人机通用航空物流网络,实现陕西省全域覆盖;紧接着,海航集团将物流总部直接搬到西安;今年1月,阿里巴巴集团丝路总部也在西安揭牌……

而如果将郑州和西安放在一起,还会发现,两者都是为数不多的机场吞吐量全国排名前列、增速达两位数的城市。

数据显示,在去年民航机场吞吐量排名中,郑州新郑机场以货邮吞吐量502714.8吨,排名全国第7,同比增速10.1%;西安咸阳机场货邮吞吐量259872.5吨,位列全国14名,同比增幅则达到11.2%。

在这样的背景下,支持两地利用第五航权、助力航空物流业发展,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交通对于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对于“不沿海不沿边,经济发展靠蓝天”的内陆地区来说,机场的价值更为彰显。

而实际上,像郑州和西安一样,利用第五航权外加引进物流产业集群打造航空物流中心,在国际上早有成功经验可循。比如,郑州和西安曾纷纷对标的孟菲斯。

位于美国中南部的孟菲斯,其客运机场和其他美国机场相比,小得几乎不值一提——荷航和美国西北航空飞往阿姆斯特丹的航班,一度是其唯一的国际直飞航班。但如果提到国际货运吞吐量,孟菲斯则雄居世界第二,仅次于香港。正是得益于联邦快递入驻和国际货运转运,使其一跃成为“世界航空都市”、世界物流中心。

2013年,郑州获批全国首个临空经济示范区,当时就提出希望打造“中国的孟菲斯”;

2016年,陕西也提出战略构想,要通过发展航空货运,将西安打造成“中国孟菲斯”;

此外,武汉也将目标瞄准“中国孟菲斯”——根据计划,湖北国际物流核心项目将以鄂州民用机场为先导,建设多式联运的交通枢纽与国际物流基地……

不可能每个城市都成为‘孟菲斯’,发展航空物流、货运物流也不应只是个简单的目标,应该寻求差异化定位。

她建议,如陕西的军工、航空、航天等装备制造业发达,西安就更应结合既有基础和独特优势,差异化规划自身物流产业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